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梗

    年节对于燕城主府同少城主府来说,都是难得安逸的时候。

    乔木本以为能过个消停的正月,谁承想,从城主府回来后,少城主府就接到了络绎不停的拜帖。才拜帖的数量还是质量都可以看得出燕少城主如今是越来越火了。

    同以往不一样的是,这些人多为京都来的文人。呵呵,跨界了都。

    燕阳同乔木都忍不住侧目,这个风向似乎不对呀,他燕少城主虽然对外号称文武双全,可自家事自家知道,燕阳打心眼里就看不上这些光说不做的文人,平日结交的也多是武将撑死了还接触些绿林好汉。

    当然了在燕少城主这里,这些人都称作是义士的。

    燕少城主:“难道说你又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,被这些人看不上眼了。”

    乔木:“怎么说话呢,即便是真的如此,他们还能来我少城主府,指点你燕少城主的内妻不成。”

    我一个女人就罢了,当你这个男人是死的吗。乔木挑眉,挑衅意味太浓厚了,大有我若是被人言语攻击了,那就是你这个男人太软弱了。

    燕阳吧嗒吧嗒嘴,虽然说自家这个女人太招惹是非,不过打狗还得看主人呢,若是被打到自己家里来,他这个夫君做的确实太窝囊:“说的有道理,也不是多蠢吗。既然如此就见见吧,总是避而不见,倒显得我燕少城主府见不得人了。”

    乔木撇嘴:“一个羊也是放,一群羊也是放,反正也得接待亲朋好友的,多几个人少几个人也不算是费事。”

    燕少城主抿嘴,忍不住瞥了乔木一眼,这些文人士子若是知道乔木这么形同他们也不知道会怎么一个态度,说不得他们燕少城主府,都要被这些文人的吐沫给你淹掉。

    燕阳突然就觉得他爹有先见之明,这样的女人确实不能中断学习,必须持之以恒的坚持学习才可以,不然放出去太危险了,给自家人招灾。一张惹事的好嘴呀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也就是他燕阳能要,要的起,换个人还真就扛不住。

    燕少城主内心再次肯定了,自己在乔木人生中不可磨灭,不可或缺的地位。

    燕阳:“外院的事情都是我们爷们的,用不到你操心,就是内院里面,也没有让你一个少城主夫人处处费心之处,指点指点太贵他们应付内眷就好,可别因为这些事情,让我儿子受了委屈。做事情要分清轻重缓急,明白了吗。”

    自从怀孕以后,乔木最习惯的事情就是自己是个万年老二,不论任何事情,都是排在儿子之后的,虽然每次都被这个梗给噎的不轻,可从来没有把这个不满诉诸于口过,幸好乔木还能在其中找到些安慰,至少儿子是她乔木肚子里面怀的。

    哎就如同打麻将三缺一,高高兴兴的过来凑手,人家非得说有人就不找你了,来凑个手呗,这话一样的膈应人,玩不玩心里都不痛快。

    乔木一脸幽怨的回到:“放心,没那么矫情,招待招待客人还累不到你儿子。进门都是客,尊重是最基本的礼节,我身子重,大家都明白,不会让我太过辛苦。”

    燕少城主:“随你,只要你自己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万事必须以儿子为先。

    乔木胸口堵得慌,真心的没那么矫情的,可挡不住燕阳这话天天的在呢耳边磨叽。听他一口一个儿子的,乔木都想回去做个什么检查,看看肚子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了。

    话说人家也不会告诉你呀。不过回去做个全面检查,看看孩子的健康情况,在看看胎位什么的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落后的生产条件,乔木就心头发麻,这里的女人能够熬过生孩子这件事情,那可是真的命大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是消炎,消毒这两项,就没有过关的。听闻这里的女子生孩子,大多身子底下还是铺垫稻草小灰的呢。想想乔木就心里发冷没底呀。

    对女人来说这个时候染上点什么病,怕是都要跟随一生的,更甚至直接威胁生命的。所以生产之间去科学的系统的检查一下,绝对是自己生命的保障。

    想到用神木带来的副作用,乔木犹豫了,自己到没什么,可肚子里面的孩子,万一不适应呢,或者万一有给孩子带来伤害的地方呢,这个东西谁也不能做保证的。多怀几个月倒是不怕,没准生出来一个哪吒呢。不过万一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,谁能负责呀。这个险乔木不愿意让孩子冒,宁可自己凶险一些。

    对于肚子里面的孩子,乔木虽然不如燕阳一样日日的挂在嘴上,可那是真的放在心坎里面了,一点点的凶险都不愿意他承担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母亲来说,自己有可能面对的凶险,同孩子有可能面对的凶险之间都不用选择,肯定是护着孩子的。

    所以乔木脑子里面也不过是想想,就把这个问题给放下了。

    奔着对孩子负责的态度,回去做产检就算了,不就是生孩子吗,那么多的女人都闯过来了,她乔木又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还一项运气都不错的,没道理就闯不过来不是。

    再说了,她也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呀。当然了打铁还需自身硬。从乔木意识到要在这里,自然生产之后,每天都有积极的锻炼,坚持在不伤害肚子里面孩子健康的情况下,走步,晒太阳,但凡认为对孩子,对孕妇好的事情,乔木就没有偷懒过。

    这是对自己负责,对孩子负责,当然了乔木也开始有意识的让大夫多接触妇科,挑了身边伶俐的小丫头在大夫身边学习,尤其是卫生,消毒什么的事情,更是耳提面命的教导。

    老大夫终于在少城主府找到一点继续供奉下去的乐趣。

    虽然少城主对医术的划分很笼统,问的问题很不专业,可夫人这里还是不错的。提出来的建议,还有那些闻所未闻的处理方法,每次都能让老大夫,恨不得把这少夫人不放。

    若不是怕少城主心里忌讳,怕是老大夫都要到内院直接在夫人身边长期驻扎了。

    乔木也是很愿意同大夫一起说说话的,对于一个对现代医学推崇的孕妇来说,还有什么比身边带着一个神医更有安全感的呢,燕阳此刻在乔木心里的地位这时候都是排在老大夫身后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回燕城的路上,乔木就开始同这位神医建交了。不过中间去神山同在城主府的那几天小别了几日而已。这几日乔木才会少城主府,就被老大夫给综上了。

    燕少城主发现这个苗头的时候,可想而之心情多麽的暴躁。

    当然了对于女人生产这块,燕少城主跟着也焦躁了一把,原来孩子来的不是这么容易的,竟然还有凶险。

    父亲大人不是说,他们兄弟姐妹出生的时候,他每次都很惊喜吗,那种心情可是很满足的。

    原谅燕少城主年岁小,身边没有娘,根本就不明白,没接触过女人生产这块。

    对于燕少城主这样的人来说,女人生产那是晦气的,没有人会当着他的面提这些。

    尤其是燕阳的母亲早亡,多少跟当时的生产有些关系的,要不是生产的时候落了病根,也不会那么早就没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燕城主府,这位夫人的死是个忌讳,更是没人在燕少城主面前提这个扎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文武双全的燕少城主可不就在这个问题上有了盲点吗。

    在大夫同夫人的谈话中,燕少城主意识到其中的凶险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差点就询问出,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生呢,这种白痴的问题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因为有了儿子的欣喜,在想想整个燕城因为有了小主子的欢欣,还有爹父亲大人的期盼。原来竟然都是建立在一个女人冒着生命危险的基础之上的。

    书上说的女人生产如过鬼门关竟然就这么突然近距离的袭击了他。

    书中的黄金屋,大美人都没有变成真的,这么恐慌的事情反倒要亲身经历了。

    燕少城主看乔木的眼神阴郁了不少。心情跟着就不怎么美妙了。

    接待那些过来拜访属官还有慕名而来的文人的时候,自然就不会太过欣喜。虽然喜怒不形于色,可至少不高兴那是绝对能够让人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相对的也给燕少城主少招惹了许多的麻烦,本来言官们还想着给这位少城主走上一本,网罗人心的罪名呢,不过看到燕少城主的大脸蛋子,这个罪名就比较牵强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构不成事实呀,没见过谁笼络人心还耷拉着一个脸子的。

    就连燕城主那里都听闻了儿子最近的心情不美妙。只是同过来话家常的儿子说道:“不愿意见就不见,谁还能让我儿为难不成,何故脸色不悦呀。”

    燕少城主这次没有同这位父亲大人分享心情,依然不太畅快的回府了。这种事情怎么开口呀。

    不过是人都能看出来燕少城主的心情不愉快。有人就想了,这是个接近少城主的机会,若是能够为燕少城主排忧解难,想来在燕少城主这里挂了名,将来也能博个前程。

    要不说什么时候都不缺那些投机倒把的人呢。可惜任谁也猜测不到燕少城主心里的这个梗。

    那些慕名来少城主府的文人,心里未必没有看看你燕少城主如此慷慨的付出,就真的没有所图,真的不是笼络人心吗。

    结果就看到了燕少城主的大脸蛋子,要说人家在笼络你,那还真是太给自己长脸了。呵呵,好尴尬呢。

    至于说夫人,人家根本就没见,说道喝了美酒,吃了米饭,特此致谢什么的,人家少城主府大手笔的挥挥手,对于燕城来说,这些都是特产,招待客人不过是我燕城好客而已,不必介意,当然了若是诸位才子们真的过意不去,帮着我燕城大力推销宣传一下白米,还有耕种方法什么的也是可以的,这算是咱们大家共同为大齐的农耕事业,为了百姓的温饱而努力。

    多大的帽子呀,裹了多大的一群人呀,立刻大家就变成一个战壕里面的自己人了,这算是捆绑成功了呢。

    文人们觉得燕城主把儿子儿媳妇教的不错,听听这话,忠君爱国呀,别看人家燕城基本自给自足,可人家心里都是大齐呀。是个做实事的,不是光买名声的。关键是胸襟够宽广。

    尤其是被乔管事轰出过来的几位世子,在其中起到的作用,绝对是最突出的,他们就是燕城主燕少城主胸襟宽广的活见证呀。

    走到哪都是最有力的宣传。

    乔管事虽然每次都瞪这几个人几眼,可不得不承认,自家夫人说得对,这几个人简直就是他们燕城的吉祥物,不但不能伤了,还得供着,他们越好,咱们燕城才能更繁华。

    为了繁华,为了酒肆能够挣更多的银子,为了夫人的后台能够更硬实些,乔管事压着性子,把这几个人给忍了。

    过了初五,乔木要招待的几位内眷就有点微妙了,菁菁小姐,还有轻语小姐,要过府拜访了。哎,就没有让他舒心的时候,想想自己一个孕妇,也真是不容易。想要得到幸福不容易,想要拥有维系这份幸福同样的不容易呀。

    菁菁小姐就罢了,看付氏最近的行为,怕是不用自己做什么,这位小姐同燕阳的婚事都有点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当初乔木激燕城主给燕阳娶女人的时候,燕城主就不会尴尬的只能赛丫头过来了。

    过年以后菁菁小姐已经十七岁出头了,成亲虽然勉强可也说得过去了。可燕城主当时没提,过后乔木想过,单从菁菁小姐的品性上看,绝对是没有问题的,再说了一个闺阁小姐的事情,也传不到燕城主的耳朵里面。

    能够影响这个的也只有家世了。想来付夫人不太让燕城主满意的。乔木心里当时是窃喜的,这样的情敌能够在燕城主那里就毙了,对她这个少城主夫人来说绝对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不然这样的一个人,乔木伤起来有点下不去手的。

    精神伤害太大,万一造成了心里障碍什么的,她肯定要内疚的。

    至于实质性的伤害,乔木自认还下不去手,即便是以维护爱情,维护家庭的名誉依然太邪恶不起来,谁让在这样一个见鬼的大环境下呢。

    最厚道的办法,还是在燕阳身上努力,征服了自家男人,才是断了其他女人的上上策。

《扮仙记》最新章节《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梗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6/126336/45559115.html

投推荐票 <<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>> 标记书签